CBA/全面放开外援第一个赛季,外援奉献多少闹剧?

CBA外援

2019年10月,CBA联盟正式确定将在2020-2021赛季起执行崭新的外援新政。对于既渴望提升本土球员竞技水平又渴望保证联赛观赏水平的CBA联赛而言,如何使用外援、如何协调外援和本土球员的权重,几乎成了最令CBA感到纠结的问题,这也成为CBA联赛不断调整外援使用政策的根本原因。

 

 

CBA联赛的确有自己的苦衷,不过,回顾CBA历史,在最近一次全面放开外援使用的2008-2009赛季,外援的确带给了CBA联赛足够多的精彩回忆,但与此同时,因为外援所导致的“闹剧”其实同样数不胜数——也许唯一令人“欣慰”的是,最终赢得总冠军的是一支并不特别依赖外援的球队,这也算是让那个赛季拥有一个还算不错的结尾。

 

 

外援出场时间和数据暴涨

 

 

时间回到2008年9月4日,中国篮协CBA联赛办公室在北京召开CBA联赛相关会议,这次会议上除了宣布天津男篮加入CBA联赛之外——广东凤铝无缘CBA还是颇为令人遗憾——最引人轰动的决定,无疑是常规赛场次增加到创纪录的50场,以及对于各队两名外援的出场时间将不做限制。

 

 

彻底给外援“自由”当然还是不可能的,因为在面对八一男篮时,各队的外援依然将执行4节5人次的规定——但这一“优待”却并没有保证八一男篮晋级季后赛。具体的细节不需要多说,这一几乎可谓全面放开外援的政策,的确被参加2008-2009赛季的很多CBA球队用到了极致。

 

 

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在执行此项外援政策之前的2007-2008赛季,浙江男篮的萨马基成为常规赛阶段仅有的一位场均出场时间突破40分钟的外援(42分钟),而到了2008-2009赛季,所有参加过常规赛阶段比赛的外援中,共有30位球员的常规赛场均出场时间超过40分钟,那个赛季仅为当时的云南红河出战10场比赛的爱德华兹,更是场均出场时间达到46分钟。

 

 

场均出场时间暴涨的同时,外援场均数据同样实现暴涨,2008-2009赛季常规赛阶段,共有10位外援的场均得分突破30+,而场均得分最高的本土球员,是出战24场比赛、场均拿下22.0分的王治郅——当然,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原本就比之前更加漫长的CBA联赛,这些外援依然出战这么长的时间,要么说这些外援体力好,要么就只能说CBA联赛不够激烈了。

 

 

外援“恃宠而骄”?

 

 

因为全面放开外援,这也使得那个赛季很多CBA球队都将目光瞄准了更高水平的外援,不过,这也并不妨碍一些外援“恃宠而骄”,在CBA赛场留下一些多少令人失望的表现——那个赛季的斯奈德不说了。

 

 

因为外援引发的第一场“闹剧”,应该出现在2008年11月28日、上海男篮客场100比107不敌云南男篮的比赛。

 

 

中国篮协多日之后才最终确定,云南男篮的外援嘉伯在第四节比赛中击打上海男篮的蔡亮。但这份“迟到”的报告显然无法弥补这场比赛结束之后在球员通道的一场混乱……最终,刘炜和蔡亮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刘炜和蔡亮被禁赛10场、罚款5万元——刘炜(2591次助攻)生涯助攻总数未能超越胡雪峰(2595次),也许就和这次禁赛有关。

 

 

这一判罚显然并不令上海男篮满意,多日之后,中国篮协终于确认嘉伯的确在比赛中先挑衅蔡亮,并且最终给嘉伯开出警告和罚款2万元的处罚——当然,这个决定依然不让上海男篮感到满意。

 

 

那个赛季场均为云南男篮贡献34.6分的嘉伯,在CBA赛场上一直是一个“刺头”,不过,那个赛季为云南男篮出战19场比赛之后,嘉伯还是与云南男篮解约。尽管嘉伯曾经豪言自己有实力征战任何联赛,但长时间“混迹”亚洲篮坛的嘉伯,在与云南男篮解约之后虽然曾经加盟爵士但很快被球队解约,而且此后再也没有参加过职业联赛。

 

 

那个赛季,自视过高或者爱“惹事”的外援并不仅仅是嘉伯,第47轮北京男篮客场87比116惨败于陕西男篮之后,北京男篮的丹特·琼斯就曾经公开批评他的队友,而在那个赛季进行过程中,北京男篮也曾经多次与丹特·琼斯“探讨”是不是该继续“自己玩、队友看”的问题。

 

 

最大牌外援“跑路”

 

 

不管是嘉伯还是丹特·琼斯,显然都不是2008-2009赛季CBA赛场上最大牌的外援,而说到最大牌的外援,无疑还是中途加盟山西男篮的邦奇·威尔斯。

 

 

“棒子”威尔斯的到来,曾经让山西男篮一跃成为整个CBA赛场最炙手可热的球队,山西男篮的主场甚至出现一票难求的疯狂场景。当然,邦奇·威尔斯在CBA的首秀的确令人惊叹,在山西男篮客场107比106险胜天津男篮的比赛中,初来乍到的“棒子”狂砍48分、11个篮板、7次抢断,当时甚至有媒体称,邦奇·威尔斯贡献了CBA历史上最惊人的首秀。

 

 

邦奇·威尔斯的个人数据的确令人惊叹,在为山西男篮出战的14场比赛中,他场均可以贡献34.3分、8.9个篮板、4.1次助攻以及3.8次抢断。但是,“棒子”留给CBA和山西男篮的时间毕竟太过短暂,因为对于球队为其开出的薪水不满,以治疗为借口回国的威尔斯就此一去不返——可叹山西男篮方面还曾经信心满满地表示威尔斯会按时归队。

 

 

邦奇·威尔斯还不是那个赛季唯一“落跑”的外援,而说到被外援伤害最深的球队,无疑是当时的陕西男篮(现广州男篮)。

 

那个赛季的常规赛阶段,陕西男篮最终以30胜20负的战绩昂首晋级季后赛,而让陕西男篮如此疯狂的原因,不管愿不愿意承认,也许都得归于两位外援、场均34.1分、18.8个篮板的李·本森和场均25.3分、9.7个篮板的罗宾逊。

 

 

但是,因为当时的合同仅仅签到常规赛阶段,因此季后赛开始之前,这两位外援都因为薪水的原因最终告别陕西男篮,这使得陕西男篮不得不以“全华班”出战季后赛。结果可想而知,首轮面对东莞男篮的系列赛,陕西男篮分别以112比135、102比111、97比121告负最终惨遭横扫。

 

 

同样只能以“全华班”出战季后赛的还有山东男篮,山东男篮如此选择一方面是两位外援有伤在身,而且另一方面也有为了全运会锻炼队伍的原因。

 

 

本土球员也有亮点

 

因为不再受到时间的限制,那个赛季的CBA联赛的确很像是外援的天下,但就像最终赢得总冠军的是并不完全依赖外援的广东男篮一样,这也并不妨碍一些本土球员在那个赛季留下值得回味的瞬间。

 

 

第一个值得回忆的瞬间,也许来自“本土三双王”胡雪峰。在江苏男篮主场119比105击败福建男篮的首场1/4决赛中,胡雪峰砍下29分、11个篮板以及10次助攻的三双,曾经被球迷戏称为“胡卫西”的胡雪峰,也因此成为CBA历史上仅有的一位能够在季后赛砍下三双的本土球员——“胡卫西”在2003-2004赛季的季后赛中还曾经拿到过一次三双。

 

 

此外,这个赛季常规赛阶段本土球员单场最高分也是由胡雪峰所创造。2009年3月1日、江苏男篮客场114比125不敌山西男篮的比赛中,胡雪峰砍下45分、创造那个赛季本土球员的单场最高——当然,那个赛季的单场最高分是吉林男篮的罗杰斯砍下的66分,在那场吉林男篮124比110击败山西男篮的比赛中,罗杰斯不仅砍下66分,而且投中15个三分球(26投15中)至今依然是CBA单场三分球命中总数的纪录。

 

 

同样值得一说的也许还有新疆男篮的巴特尔和徐国翀,因为那个赛季是CBA历史上最为漫长的一个赛季,为新疆男篮打满所有比赛的巴特尔和徐国翀,也以一共出战62场比赛的表现并列成为CBA历史上单赛季出场次数最多的球员——新疆男篮的两位外援胡安和艾伦也同样如此。

 

 

当然,最值得说的本土球员还是广东男篮的一群球员,在与新疆男篮的总决赛中,广东男篮的朱芳雨、杜锋、王仕鹏以及周鹏等球员都有着不错的表现,朱芳雨还最终当选FMVP,当时的“朱8”也成为CBA历史上首位三次当选FMVP的球员。

 

 

说到这里,也许还必须提一句广东男篮的另外一位“老臣”、积臣,不管外援给CBA联赛留下多少“闹剧”、不管CBA联赛对于外援有多么“又恨又爱”,积臣这样的外援只会让人敬佩和尊重。

 

 

如果CBA联赛都是积臣这种外援,CBA联赛还会不会、还有没有必要总是要考虑如何限制外援?这个问题也许永远不会有答案,因为,积臣只有一个!

 

 

资料来源:新浪体育

 

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