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BA-戒不掉的冰阔乐 沉溺在快乐水里的尼古拉-约基奇(上)

尼古拉-约基奇

 

 

对于约基奇来说,这应该算是一种「成瘾」吧。

就他爱好「可乐」的程度而言。

 

通往All-Star的道路上,掘金当家球星尼古拉-约基奇极力维持并改善自己的体态。

与ESPN记者Zach Lowe的采访中,他表示这些成果,必须归功于球队的「力量与状态调整教练」Steve Hess和Felipe Eichenberger,当年一天两次的健身排程确实是有帮助的。

 

在访谈中Jokic也提及了自己从前的「生活型态」--可以说是算「有害的」那种,也是造就他肥胖体型的元凶之一。

 

Q:听说你以前的你每天要灌一加仑的可口可乐,这件事是… … 真的吗?

约:Yeah,大概是三公升左右吧。现在想想,真的是满多的。

 

Q:哇喔… … 你起床后大概隔多久,会喝掉你当天的第一杯?

约:不会在早上耶,因为我们早上要练球,然后我在那之前从来没有喝过。

但在练习结束之后,就是一杯接着一杯。我就是停不下来。

 

Q:那现在你还会用可乐「买醉」吗,还是你已经成功戒掉了?

约:在过去一年半,我一滴都没沾过。在来到丹佛的班机上,我喝了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杯Coke。

 

Q:那这样有任何戒断症状的头痛吗 (注:withdrawal headaches,因为可乐中含有咖啡因)?

约:没,什么都没发生。这过程满简单的。事实上,在那之后我感觉很棒。知道我不需要可乐也能过活,是一件很美好的事。

在CBS的短篇报导中,作者还不忘偷偷调侃,「当约基奇生涯第一次入选明星赛时,他应该为自己办个可乐趴庆祝一下」。

 

约基奇除了篮球,还尝试过许多运动--却仍常常跟「过重」(obese)画上等号,教练们也都晓得他爱吃甜食的习惯。

据说到了17岁,他一个伏地挺身都完成不了。那时他身高7呎,重达300磅,是塞尔维亚当地的职业球员。

我们可以从ESPN与约基奇的访谈内容中多了解一些他的童年、饮食,与成长过程中的小秘密。

 

Q:来到丹佛之后,你真的减重超多的。我知道美食(对你有很大的诱惑),最难割舍的部分是什么?

约:食物嘛,我想说的是,我以前吃的呢,其实也都是再普通也不过的东西--鸡肉、米饭、肉类。

但在我的家乡,我们的烹调方式是不同的。

这里的食物没有「家」的味道,我需要的是那种口味,唉。

但这某方面来说也帮助到我,包含体能教练Hess跟Felipe在夏天为我所做的一切。

这些都让我在进入NBA前有了充分的准备。我真的很高兴有他们协助我。

 

Q:你一定很想念cevapi吧。

约:没差啦。反正我们现在这里也没有好吃的cevapi。

(注:cevapi在维基被译为「切巴契契」,是由三种肉类混合而成,类似香肠的碎肉卷,在前南斯拉夫地区相当受欢迎,被视为塞尔维亚的国菜)

 

Q:有传言说,你在家有「库存」塞尔维亚的肉品,以免突然想吃的冲动(get a craving)。

约:噢,当然啦。拜托喔,这是一定要的吧。

但我最最想念的是炖鱼(fish stew),在它旁边还配有一些面食(pasta)。

如果你有来塞尔维亚,一定要试试看。

 

Q:嗯,这么听起来的话,这项餐点应该在这里开放给你吃(注:球队当时可能有对Jokic进行饮食控管)。

约:Yeah,但我觉得这里应该煮得不会很道地。我猜的啦。

 

Q:在准备采访你之前,我其实不晓得,但资料显示你小时候非常热衷轻驾车赛(harness)。

这里还有一些你去赛车的照片,坐在小小的车子里。你怎么产生兴趣的啊?在你家附近有赛道是吗?

约:在我老家,赛马(车)是一项流行,所以我某一天就去试了。

那种带给我的悸动,就像是「Wow,我真的很喜欢这个耶」。

我爱上了马匹的美丽,也爱上了竞速时的紧张刺激(adrenaline)。

当你驾着马,而另外也有人从你耳边呼啸而过时,那种感觉真的是很惊人。

就是会感觉得到这些,我能感受到地面的震动,实实在在、真真切切感觉到马蹄踏在地面上,所带来的真实感。

 

Q:那你的身高,最终会造成(你享受这项运动)的阻碍吗?

约:我是觉得,把后面要用来载我的马车(carriage)改得大一点,就可以啦。

 

 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